• 债务违约超650亿!为什么“踩雷”都是民营企业?

    宽读 > | Time Weekly - 2018-11-16 15:26:54 来源: 全景财经
  • 因此,我们本次改版的理念是突出观点,突出原创,向差异化、特色化网站迈进。

    文/全小景

    A股唯一 一只“仙股”---中弘股份(000979),今日再度重挫4%,收盘价距离1元又更远了。

    截止9月27日收盘,中弘股份的收盘价为0.93元,低于1元/股,已经持续了10个交易日,距离敲响退市警钟,仅剩10个交易日。

    据深交所规定,深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被强制终止上市的条件之一:

    连续20个交易日,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(1元)。

    一旦中弘股份启动退市机制,那么中小股东无疑将面临较大损失。据wind数据显示,截止2018-11-16,中弘股份股东户数超24万。

    券商惨亏20亿,含泪“割肉”

    苦苦挣扎在“1元”下方的中弘股份,再遭受一记重锤,即将迎来天量抛压:

    9月26日晚间,中弘股份公告,第二大流通股股东“招商财富-招商银行-增富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”拟于未来六个月内,减持不超6%股份,合计约4.68亿股。

    该资管计划为招商基金子公司招商财富管理,其于2016年4月,斥资19.5亿元参与中弘股份定增项目,迄今亏损超50%。

    以获配股数与获配金额计算,招商财富参与定增价格为2.82元,后经过2次分红除权,招商财富持股增至9.674亿股,每股成本降为2元。

    2018-11-16 - 6月28日期间,招商财富已累计减持1.68亿股,套现金额近1.93亿元,目前仍持有8亿股。

    按照今日(9月27日)收盘价0.93元,招商财富持有的8亿股市值约7.44亿元,意味着,招商财富已“浮亏”10.13亿元,亏损幅度超51%%。

    此外,齐鲁资管、国都证券合计浮亏近10亿元。

    退市“帮凶”:52亿债务违约

    不断增长的债务违约,是将中弘股份一步步逼向“退市”的另一大帮凶。

    2018年以来,中弘股份已累计刊发18篇债务逾期公告,逾期债务金额不断增加,截止9月26日,中弘股份的逾期债务规模高达52.35亿元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8月9日,中弘股份曝出的2笔逾期债务中,借款利率奇高,其中,子公司借款的4.98亿元,利率达11%;以及3个月前,中弘股份借款3.3亿元,利率竟高达24%。

    不惜借贷利率高达24%的“高利贷”,可见中弘股份为了还债,已穷途末路。

    面对不断新增的违约债务,中弘股份的净利润、现金流早已苦不堪言:

    2018年1-6月份,净利润亏损13.78亿元,同时,公司预计1-9月份巨亏幅度超21亿元。

    另外,根据历年的财报数据,自2013年至今,中弘股份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一直为负。

    6月28日,大公国际评估将中弘股份信用评级下调为“CCC”,意味着公司基本已经失去在资本市场融资的资格。大公认为,中弘股份在资本市场公信力下降,偿债来源大幅缩减,偿债能力很弱。

    而中弘股份,仅仅是2018年中国债务违约潮中的一个缩影。

    25家民企,逾650亿违约债券

    2018上半年债券违约来势汹汹,经历短暂平静之后,9月份债券违约潮再起。

    9月25日、26日,5家企业的6只债券集体宣告违约,涉及金额达68.9亿元。

    上述6只违约债券,只是3季度的冰山一角。

    根据Wind数据统计,截止9月26日,9月份已经9家公司的13只债券发生违约,涉及债券余额合计约169.9亿元。

    另外,三季度多达22家企业的38只债券违约,涉及的债券余额超397亿元。

    不论违约债券数量、违约金额,3季度已经远超2018年上半年规模。

    截止9月26日,2018年已经有25家企业的63只债券发生违约,涉及债券余额累计达650.31亿元。按月度分布情况来看,7月、9月系债券违约高峰期,单月违约金额均超过170亿元。

    3季度与上半年违约事件有一个相同的特征:

    债券违约的主体基本上都是民营企业,上市公司亦是重灾区,6家公司违约金额达到219亿元左右,占比近半。

    债务违约,为什么受伤都是民企?

    在这轮债务违约潮中,一个不能不忽视的事实:2018年已发生债务违约的主体全部为民营企业,延续了2017年以来的趋势。

    而自2017年开始,国企渐渐淡出债券违约的“江湖”,而民营企业成为债券违约的常客,而且违约数量、违约资金仍在不断放大。

    为何会民企违约潮持续,而国企违约事件减少或消失的现象?其背后原因主要有以下4个方面:

    第一,环保+去产能,使得国有企业利润增速远超民营企业;

    第二,资金成本回升期,民营企业财务费用上升幅度更大;

    第三,金融强监管+去杠杆,加剧了民营企业再融资的难度;

    最后,民营企业,获得银行信贷融资的劣势依然存在。

    另外,2018年的违约潮有一个特点:行业分布分散,范围更广,不仅仅是夕阳行业和效益差的企业,说明监管因素导致的融资收紧是大范围的。

    还债的时候,到了

    2018年债务违约潮,其实早在2015-2016年债券牛市中就埋下了种子。

    2015-16年,公司信用债大幅扩容,尤其是2015年1月证监会发布了《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》,将公司债发行主体扩大至所有公司制的市场主体。

    自此之后,公司债大规模不断增长:

    据wind数据统计,2016年发行的公司债创出历史新高,达26864亿元,大部分公司债的期限为3年,2018年进入第一波债务偿付高峰期。

    2015-16年公司债大规模增长,却没能有效拉动投资,企业通过各种手段加杠杆,债务、利息越滚多,一旦资金面缩紧,借贷困难,紧绷的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。

    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数据:

    2017年发行6952只债券,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2803只,占比为40%;

    2018上半年发行2689只债券,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1385只,占比超50%

    另外,据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18-11-16,今年企业债累计发行量1309.6亿元,较去年同期减少1400.25亿元,规模惨遭腰斩。

    光大证券指出,目前债券市场对民企债规避情绪较重,融资环境恶化导致流动性风险进一步上升。此外,相比于国企,民营企业外部资源较少,银行信贷资金亦更偏好国企。

相关文章: 更多关于债务 民营企业 的报道

  • ·债务违约超650亿!为什么“踩雷”都是民营企业?(2018-11-16)
  • 据不完全统计,2017年,广东全省资金链断裂类矛盾总数61宗,其中2016年转存数28宗,2017年新增数33宗,已化解44宗,结余17宗,矛盾化解率72.1%。

   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,“时代财经”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、世界级智囊的卓见,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。

   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,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。

    不仅是新崛起的航空公司,就连三大航也只能选择向二三线城市下沉。但更重要的是,地方政府会为这些航空公司提供高额的补贴。

    上任后,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,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。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,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。

    7月18日,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,公布了两件大事: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,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。

    2018-11-16,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,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京沪高铁公司”)的董事长蔡庆华,写下了“朝辞天安门,午逛城隍庙”的词句。

    7月18日,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,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。

    9月20日,广东省70.4229亿元政府债券在上交所公开招标发行,各期限平均认购倍数为35.6倍,迅速刷新了9月17日宁波90亿元地方债中,单只债券认购倍数达34.25倍的纪录。

   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,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。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,“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。”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  ?
   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报料、投诉 sdzb@time-weekly.com ?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-1
     
    大王庄 北关家村村 绥中镇 沟口乡 四海镇社区
    肥东 沙坝乡 磁州镇 宁通 百色起义烈士纪念碑园